【今日头条】法广:王岐山出山迷思,谁在忽悠?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新闻                                                          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RFA:薄熙来本应是习近平主政的最得力助手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来源:RFA 编辑:晨曦 日期:2018-02-10 阅读:

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笔者已经介绍了当年“民众在网络直率地批评重庆当局践踏人权,让红色文化沉渣泛起”恰恰不是令薄熙来最后“崩盘”的原因。以薄王倒台为例论证“民众的力量能够改变中国“实在是大错特错。观察习近平上台五年多时间来的所言所行,说他施行了一条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才最为符合实际。

当年的习近平高调现身重庆为薄熙来的“唱红”和王立军的“打黑”撑腰打气之后,中共官媒上的一篇网文中说:几天前,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到重庆考察调研,对重庆的公租房建设、打黑除恶、唱读讲传等都给予高度赞扬。习近平对这些关乎民生、涉及传统价值理念和社会公平事业的赞扬,当然是对重庆近两年来各项工作给予掌声。只不过,从习近平的讲话中可以看出的是,他又不只是给了重庆掌声。 习近平对重庆未来的高度期待,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在肯定重庆“打黑除恶”做得好、为保卫重庆社会平安“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同时,习近平就期望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 在习近平给予重庆的掌声当中,可以预见的是重庆的某些好做法,或将作为“样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国广泛推行。

笔者在此不厌其烦地引述段马屁文章,意在说明事实上这篇马屁网文的作者对当时的习王储与薄熙来以及王立军之间的默契分析得十分到位,而此文对重庆“样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国广泛推行的期待之所以未能实现,并不是因为习近平头脑冷静下来之后对薄熙来的“打黑”和“唱红”失去了兴趣,而是因为薄谷开来投毒杀人引发出的王立军出逃事件的意外。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没有的杀人,我们只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杀人之后薄熙来接受了王立军的讨价还价,以升官许愿换取王立军同意把薄谷开来杀人案永远隐瞒,那么日后发生的故事肯定是薄熙来在十八大上顺利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就算在事先的酝酿过程中胡锦涛和温家宝会提出反对意见,习近平肯定也会以所谓“政治局常委多数”的手段让薄熙来强行入常。众所周知,习近平十八大上台后在政治局常委层面的第一依重对象是他力推为中纪委书记的王歧山,假如没有薄谷开来的投毒杀人和王立军的出卖,那么十八大之后的薄熙来应该是和王岐山一同成为习近平的左臂右膀的。

薄熙来倒台之前,外界关于他在重庆大搞“打黑唱红”的目的是要为自己跻身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拼政绩的说法,真的是小看了薄熙来了。事实上当时薄熙来的奋斗目标并不是进常委就行,而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这里的“大任”一不是已经笃定要给习近平来坐的总书记,也不是已经笃定要由李克强担任的国务院总理,而是主管意识形态的副总书记,只要坐到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就不用担心“重庆经验”不会在全国推广,就会在十八大之后很快实现“全国山河一片红”。

总之,当年薄熙来倒台的原因并不是他在重庆主政期间被习近平大力表彰并要求在全国范围推广学习的“唱红打黑“,更不是因为重庆百姓的怨声载道。当年的中共官媒曾经报道说:在重庆考察期间,习近平在薄熙来等人的陪同下观看“唱读讲传”汇报演出......习近平还在薄熙来等人的陪同上走上舞台,与大家合唱《歌唱祖国》。

考察期间,习近平参观了重庆市的“唱读讲传”活动成果展,他语气坚定地说:“‘唱读讲传’活动,是对广大党员干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良好载体,也是生动的群众工作......重庆‘唱读讲传’深入人心,值得称赞。”

薄熙来倒台之后,对薄熙来“恨铁不成钢“的习近平不得不接受江泽民和胡锦涛为他留下的团派背景的刘云山出任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此后的五年里,刘云山虽然对他习近平从未构成权力气威胁,但工作上循规蹈矩,与薄熙来走到哪里都能够“迅速打开全新工作局面”相比,令习近平无比失望。十九大上刘云山是到点下车,而习近平对他刘云山主导五年的意识形态的宣传工作的大为不满,直接体现在将他刘云山这五年里的第一副手刘奇葆逐出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

而薄熙来是学新闻出身,也担任过基层的宣传部长,所以如果没有薄谷开来的投毒杀人导致王立军避走美国领馆的遗憾事件发生,习近平恳请他薄熙来在十八大上出任分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是非常可能的。回想习近平接班之前以王储身份君临重庆,在听取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汇报后,习近平心情激动地高声赞扬说:重庆近年来以“唱读讲传”活动为载体,弘扬主旋律,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变化......很多经验具有示范意义。

薄熙来倒台之后,有外界媒体报道说:2009年,黄奇帆成为重庆市市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薄熙来可谓黄奇帆的“伯乐”。此前,黄奇帆在重庆市副市长的位置上停滞了将8年,直到薄熙来时期才被扶正,以至于重庆坊间将他与徐鸣、王立军并成为薄熙来的“三驾马车”,戏称薄熙来之所以能够轰轰烈烈的搞“唱红打黑”,是因为“文有徐鸣,武有(王)立军,经济有(市长黄)奇帆”。薄、黄之间的亲密关系也在2012年两会之上得到了印证。2012年2月王立军事件爆发后,黄奇帆随即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当着60家中外新闻媒体近100名记者的面,宣称他和薄熙来是“鱼水关系”,在薄手下“如鱼得水”、“非常来劲”。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薄熙来就被直接扣留在北京,再也没能回到重庆。

薄熙来倒台次年的全国人大例会上,重庆团开放时,重庆市长黄奇帆遭到了记者最后的逼问,“当年您形容与薄熙来合作如鱼得水,那现在您与孙政才书记的合作怎样呢?”此问话音未落,现场一片哄笑。

当时的黄奇凡皮笑肉不笑地顾左右而言他,非常失望的提问者怎么可能知道,黄奇凡早已经面对中纪委薄熙来专案组不卑不亢地从容回答了同样的问题:习近平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到重庆视察工作的时候特别叮嘱我和徐鸣同志要全心全意当好薄熙来同志的助手和参谋,共同努力让重庆市的唱红打黑工作更上一层楼,为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树立榜样!

众所周知,当年被习近平高度赞扬的薄熙来在重庆主政的“政绩突出,对全国都有示范性影响的不平凡的四年“里,”打黑“和”唱红“同样”影响深远,意义非凡“。这就是为什么当时中共党内已经盛传王立军在十八大之后会随同薄熙来进京,等待出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

从这个角度分析,当时的习近平在已经内定王歧山执掌中纪委的同时,应该也考虑过安排薄熙来出任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

如今我们外界看到的中央政法委书记不再进常委其实是薄熙来意外倒台,十八大召开前夜的临时决定,在此之前把薄熙来也考虑在内的内定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会仍然还是维持十七大的九人制,包括一个专职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和专职的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主任。按照这个体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除了兼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总书记,政法委书记是唯一一个也能够指挥枪杆子,掌控专政机器的人.所以这个人必需是对中共政权绝对忠诚,驾驭专政机器必须是心狠手辣,薄熙来绝对是个难得的人选!

【下条新闻:美国之音:平昌冬奥会,金正恩成功离间美韩关系?

  • 本周热评
  • 本月热评
  •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