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法广:习近平思想拟入党章欲与毛泽东并列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新闻                                                          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动向:“看门狗”造反,叶选宁力保习太子登基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来源:动向 编辑:晨曦 日期:2017-03-23 阅读:

中共大佬叶剑英儿子叶选宁曾任中共三大特务机关之一总政联络部部长兼特务机构凯利集团总裁,江泽民曾称他为“老板”。他曾在十八大前的混战局面中,突然力挺习近平上台,与江泽民派系公开反目。目前虽然退役,但叶选宁仍在背后影响着总政治部下的特务系统,他有一个别称“锦衣卫指挥使”,也有人叫他“独臂将军”。叶选宁曾奉命监视中共党、政、军各大要员的动向。

江派政变暴光 叶选宁领头站队

自邓小平之后,中共党内每每政权交替之际,各派势力间的争斗往往都会闹得不可开交。目前,在中共政权背后有叶剑英、王震、陈云、习仲勋、邓小平五大家族势力,各派势力又都有其在台面上的代言人,比如现任中共常委之一的俞正声就是邓家推举上位的。叶家代表人物,叶剑英次子叶选宁于1997年退役后,仍在背后操纵着总政联络部的特务系统,在习近平上台前后,他对中共政局施加了影响力,公开与江派反目。

随着由薄熙来、周永康二人操刀的江派政变阴谋曝光,薄案正式移交司法机关后,中共政坛元老、太子党和军头大佬都纷纷出场,为习近平顺利接班压阵,其中包括被称为“太子党精神领袖”的叶选宁又再一次施加他的力量,保习近平顺利接班。

2002年2月6日王立军事件爆发后,叶选宁便首先去信中共中央,建议中央面对重庆问题不能手软,并要求薄熙来辞职。在太子党中率先表态站队,为其它人打了“样板”。

2012年2月,王立军事件的爆发揭出了时任政法委书周永康参与针对习近平政变夺权的计划,于是周立刻陷入危机之中,当年4月再度爆发陈光诚事件,使周的处境更加的危险,在过去数年间对陈光诚的迫害都由政法委系统下达的,因此周永康是主要责任人。

在陈光诚事件中,周永康利用自己掌握的《环球时报》等媒体不断要挟胡锦涛不需“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搅乱了5月2日中美经过6天达成的协议,逼迫陈光诚选择出国。同时,曾庆红也在党内鼓动元老给胡、温压力。

除江派掌门曾庆红在搅局和竭力在中南海“游说”元老们出面阻扰拿下周永康之外,在反对处理周永康的元老中,以叶家的代表叶选平和叶选宁给胡、温的阻力最大,当时叶家的顾虑是如果处理周永康,中共将面临崩溃。

于是在党内遭遇巨大阻力等综合情况下,胡锦涛当时决定放弃对周永康的逮捕。

习近平“罢工” 各派暂时停火

为避免中共立即垮台,各派在北京京西宾馆达成妥协协定。2012年5月初,200名中共高官参加了京西宾馆的会议,胡锦涛在这个会上定下了方针,周永康形同“裸退”,交出权力,失去了指定政法委接班人的权力,让周永康与薄案切割,只等着“十八大”后下台。同时,中南海高层达成“默契”,周永康可高调露面来营造表面的“和谐”、“稳定”,以确保“十八大”权力顺利交接。同时会上还答成将轻判薄熙来的协定,但后来由于江派与薄本人都撕毁了协定,最后薄熙来才被判个死缓。

京西会议之所以能够达成,除了元老介入之外,胡锦涛也确实发现,如果真的按照政变处理薄熙来案,涉及的将领和高官人数太多,极可能引发中共立即垮台。再有胡锦涛不愿意在“十八大”前出现党内大幅的振荡,在党内推行“维稳”,加快权力的交接。

在各方施压下中共储君习近平“心急如焚”,到2012年9月1日前后,中共局势内外交困。钓鱼岛使得中、日关系越来越恶化,面临战争边缘;中国的经济外贸低迷,内需不振,大量民众下岗,面临崩溃的大潮;以周永康为首的“挺薄派”明暗两层面都在挑动事端。

5月份的京西协定,等于是给了周永康一道“免死符”,也使得“毛左”们死灰复燃。同时,在中共党内,由江派所煽动起来的所谓“钓鱼岛属于中国 薄熙来属于人民”的说法也在悄悄流传。江派再度开始反击,给胡、温、习施加压力,但是因为派系林立,以及5月份预定的对薄熙来要轻判的协定,使得中共走入一个死局。

当时定下对于谷开来和薄熙来切割处理,对王立军和薄熙来也进行切割处理,对薄熙来进行轻判一直是预定的方案,毛左与江派势力还不等中国出事,就已经开始磨刀擦枪直逼习近平,中南海当时基本进入失控状态。

当时,温家宝已经说不上话,江派在国际上四处放料,散布胡锦涛要放弃军权裸退,胡、习分裂等谣言,江派掌门人曾庆红四处活动,策划用局部战事来实现军管以渡过中国经济危机。一时间,中南海迷雾大起,刀光剑影,对日筹备战事的姿态也拉开了。

在这个局面下,习近平和他的阵营看得很清楚,无论如何做,都会被“架在火上烤”,在党内和党外都会受指责,甚至被审判。中共的破船即使可以撑过“十八大”,之后中国出现的任何问题,“屎盆子”和责任都会扣在习近平的头上,十八大之后中国问题成堆,这些问题都会被毛左们和江派归咎为习近平“错误”处理薄熙来的结果,当时的薄熙来仍被作为“同志”随时会出山“收拾旧山河”。若待他日遭审判,还不如现在就反击。在几乎无退路情况下,胡锦涛、习近平联手反击。开始随即而来的戏剧性变化。

就在当时中共内部争斗达白热化时,中南海出现了惊人的一幕:习近平请辞。习近平在2012年8月底的政治局会议上正式向中共中央请辞,并称只愿意做中央委员,参与党建。这一下,中南海炸了锅,所有的人、所有派别都惊呆了。此事也一度被外界传为“因背部受伤,习近平因而无法公开露面”,当时称为“背伤”事件。

各派都迅速评估习近平请辞的后果,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习近平真的不干了,中共将立即崩盘。习近平最初被选定时,就是因为他是“各方都可以接受的人”,到了现在这步已经没有人能替代他。如果习近平不干了,中共高层所有人都必须立即面对考虑自己的后路问题。

若中共立即倒台,江派首当其冲不用说,但不止江派,就算是胡、温也难免要对执政十年来因无法摆脱江系而事实上造成今天中国的恶果承担责任,对中共江派“第二权力中心”造成的各类血案负一定罪责,中共“退休”的大佬们也需要为其那个时代的罪恶和这十年来的“听之任之”承担罪责。当时中南海立即安静了,安静得拿不出方案,对外也不知道如何说,各派停止了厮杀,因为看到了即时的结果。

习近平请辞的消息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炸弹。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在这个时候会出现“接班人不恋栈”、“不愿再接班”的事,同时也使得党内的斗争一瞬间全部停止。在巨大的压力下,中共元老们也纷纷出面调停。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和在党内相当有势力的叶家代表叶选宁等都罕见达成默契,纷纷出面对习近平做“思想工作”,并表态支持习近平。

在习近平“神隐”的14天内,最终定下的内容有:“十八大”时间表、无论从政治还是其它方面薄派都不能再“翻身”、系统地肃清文革余毒、逐步摒弃毛泽东思想和马列等事项。

同时也标志着中共高层从5月份开始对薄案“集体倒退”之后再次被迫“前进”,出发点都是“保中共”,既然“退”已不能“保中共”,那还是“前进”吧,“前进”至少能换来目前中共政权当下的苟活。

随即9月7日,通过路透社向国际社会传递出中南海新的政治信号,习近平在和胡德平会面时候宣称“我不是薄熙来朋友”并“强调改革”。胡、温和习、李的联盟更紧密、中共幕后主要大佬达成一致支持习近平接班。

“看门狗”造反 叶选宁力保习太子登基

在经过震惊国际的习近平“请辞”事件后,李瑞环、朱镕基、乔石、叶选宁等开始高调为习近平站台,支持习近平打击毛左、严惩薄熙来。特别是中共元老叶选宁开始给习近平站台,保习近平接班,支持习近平高调肃清文革余毒、打击支持薄熙来的毛左势力。

当年叶选宁被江泽民逼出总政联络部后,虽然没有了名益上的头衔,但在背后叶家势力仍控制着总政系的特务机构,与邓小平、陈云、习仲勋、王震等五大家族切分了中共权力蛋糕。在这些家族势力眼里,江泽民始终都是他们选的“一条看门狗”,此时狗不听话了要造反,那主人就当然会出来“打狗”。

叶选宁是在江派曾庆红、周永康利用毛左忽悠钓鱼岛战事,策动替薄熙来翻案之后,更坚决替习近平站台。叶家曾在胡锦涛处理周永康事件中因顾虑中共倒台,当时未支持逮捕周永康。之后,江派搅局十八大,钓鱼岛战事一触即发,叶家态度转变,高调支持习近平打击毛左和严办薄熙来。

将在中共十八大接掌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在2010年被选为军委副主席后,很快形成军中太子党势力。在其密友叶选宁的倾力帮助下,习近平掌权军方。

习叶两家两代交好,叶选宁帮习近平摆平与众多军头的关系,在倒薄熙来事件中,叶选宁在习近平与胡温联手合作中起到关键作用,又将潜伏在海外的3,000太子党特务名单移交给习近平。

江泽民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害怕遭清算,将积极迫害法轮功的薄熙来视为“十八大”后的接班人,并为此预谋了一整套的从习近平手中夺权的计划。

江派曾经计划在周永康的协助下,先在“十八大”让薄熙来成为政法委书记,再伺机夺取习近平的权力,并在关键时刻不惜运用武力逮捕习近平,从而使薄熙来成为中共的“第一人”。但是这一切因为王立军闯入美领馆而使得江派前功尽弃,并面临无人接班的境地,密谋的政变也随之流产。

【下条新闻:多维:习近平裁军计划有变

  • 本周排行
  • 本月排行
  • 本周热评
  • 本月热评
  •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