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明镜月刊:习近平和政治局,十九大核心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新闻                                                          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明镜月刊:独裁政体出现因国民接受其意识型态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来源:明镜月刊 编辑:晨曦 日期:2016-12-21 阅读:

极权主义虽然是一种极端的现代现象,却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事实上,从定义上看,绝大多数传统威权国家或多或少都带着极权主义基因,因为限制国家权力的宪政思维是十分晚近才发展起来的。古代国家如果君主虚静无为,那麽国家权力会自我限定在一个相对适度的范围内,但是没有什麽能够阻止一个暴君上台并无限度地扩张国家权力。英国约翰王之所以被迫签署了《大宪章》,是因为机缘巧合使得国王和贵族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力量均衡,但是这种均衡状态在多数国家是不存在的。尤其在孟德斯鸠等人批判的“绝对主义”(absolutist)国家,最高统治者的权力即被认为是至高无上、没有边界、不可限制的。如果再加上赋予全能国家正当性的意识型态,以及一个全方位控制和行使国家权力的强有力政党,那麽绝对主义国家也就是极权国家。只不过古代社会既没有发明出大众政党机制,也没有政党发展的政治纲领及其宣传工具,官僚机构效率相当有限,国家权力也受到各种道德伦理和惯例习俗制约,因而无法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现代大众政党的兴起为极权主义创造了政治条件。虽然大众政党是1830年代美国首创,但是那里没有极权主义土壤,因而极权主义的发轫有待欧洲大陆法西斯意识型态的形成,并借助大萧条的恶劣经济与社会气候而发展壮大。早在1923年,墨索里尼就宣称,极权主义是将人类一切物质和精神政治化的政体:“一切国有,国家之外一无所有,一切服从国家。”施密特在1927年《政治的概念》一书中,系统阐述了“全能国家”概念。当然,早在1917年,苏维埃政权就已经开始这麽做了,只不过马列主义被当时的西方理论界当作旁门左道,并没有引起广泛的兴趣。等到法西斯力量随着战败而覆灭、东西方进入冷战之後,极权主义这个概念也被用於苏联式共产政权。虽然一个极左,一个被公认为“极右”,二者实际上分享共同的本质特徵。

在《极权专政与独裁政体》一书中,美国学者弗瑞奇和布热津斯基对极权主义总结了六个基本特徵:全面的主导意识型态,通常由独裁者领导的单一大众政党,使用秘密警察和国家暴力等机制的恐吓体制,对武器和军队的垄断,对通讯手段的垄断,以及通过国家计划对经济实行中央指导和控制。换言之,全能国家意义上的极权主义只是一个用来指称一系列制度与文化要素的表象符号。一个国家之所以走向全能主义,首先因为国民主动或被迫接受了一套承诺实现伟大目标的意识型态,以及一个自命唯一正确、以实现伟大承诺为己任的政党。其余特徵都是这两个基本特徵的题中之意或自然结果,或其在特定社会状态下的维持手段。

2.极权与威权

极权主义是威权(authoritarian)统治的登峰造极,并和一般意义的威权专制存在相当本质的区别。一般意义上的威权统治限於政治专制,并不全面扩及社会其他领域。这主要表现於独裁者或执政党操控选举,并压制政治言论与新闻自由。当然,政治独裁往往会产生“溢出效应”,其後果未必严格局限於政治领域。譬如完全可以想像,一个专制政府会和国有乃至私营企业产生各种任人唯亲和裙带关系。但是因为一般意义上的威权统治没有极权主义的意识型态,政府并不试图全面管制经济和社会,因而社会仍然保留了一定的自由度。在智利等南美国家,自由市场正是皮诺切特之类独裁者积极推行的经济哲学。

弗瑞奇认为,一般威权体制不具备极权体制的三个显着特徵:一是极权主义意识型态,二是秘密警察所支持的政党,三是极权国家对工业化大众社会的垄断控制。当然,威权政府也可能偶尔利用秘密警察,针对反对派的一般警察暴力更是不在话下,但是由於当局并不存在一套控制国民的意识型态,至少自己的统治合法性并不建立在政治意识型态之上,因而也不存在一般意义的“思想犯罪”,政府不会大规模雇用秘密警察作为维持统治的工具,而只把打击对像锁定於对自身统治构成直接威胁的反对派领袖。事实上,部分因为执政党或政府并不垄断“真理”、“正确”或“伟大”话语,威权国家通常允许反对派乃至反对党的事实存在。

【下条新闻:多维:无法承受北京制裁,蒙古国作最彻底表态

  • 本周热评
  • 本月热评
  •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