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明镜月刊:习近平和政治局,十九大核心游戏
BBC:习近平会不会废止“国保”?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来源:BBC 编辑:晨曦 日期:2015-09-07 阅读:

近日来多家海外中文媒体都引述不同消息来源报道了关于中国官方有可能撤销“国保”的消息。虽然中国官方至今还没有证实,但有关报道使这个一向对外神秘的机构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国保”就是国家政治安全保卫,由于“国保”与“国宝”熊猫谐音,所以,网络上人们将“国保”警察戏称为熊猫或大熊猫。国家政治安全保卫部门并不归属于国家安全部,而是公安部的一个局,但进入国家公安部官方网站查询国家政治安全保卫局,并无此项内容,公安部职责中,也没有保卫国家政治安全这样条文,。大陆相关知识百科类网站,与国保相关的条目多被删除,但网络上一些零散的史料与报道,仍然能见出国保的端倪。

很少曝光

譬如知名的左派网站“铁血社区”上,关于公安部有多少局这样的话题下,就有说明:公安部一局:国内政治安全保卫。而这样的说明文字,在国家公安部网站上,却不见一字。

关于“国保”的新闻线索,检索大陆百度网站关键词“国保”,第一页只出现二则相关消息(2015年度),一则来自江西: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8月13日靖安讯(周业义 舒胜)为进一步夯实国保基础工作,促进国保基础台账的动态管理,8月10日至11日,靖安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按照县局要求。

第二则也是地方“国保”消息:湖北孝感市公安局孝南分局,会同“610”办公室,成功转化一名“全能神”教信仰者,并获得锦旗。

第一则消息发布后,被屏蔽无法显示,但我们从百度快照显示出来的有限文字,仍然可以看出,“国保”作为政治保卫机构,一直设置到了县级公安,现在正在进行动态的台账管理,这些海外媒体报道有相呼应的内容,即,有关部门在加强对“国保”账务管理,因为以前他们滥用“国保”经费,仅凭白条就可以报销,致使维稳经费巨增。

第二则消息来自中国警察网,他们对“国保”一词的出现也没有避讳,甚至出现了“国保”与“610”办公室协同处理“全能神教”信仰者的新闻,这样的新闻消息在国内网站其实是罕见的,因为“国保”不愿意暴露身份,他们许多所谓政治维稳类工作,都是不公开的状态下非法进行的。

不光彩的历史

而关于“国保”的来源,通过网络也有史料可资查证:中共最早的政治安全保卫部门设立于1931年,是工农民主政权设立的司法机构。负责侦查、压制和消灭政治上、经济上一切反革命组织活动和清除盗匪。其组织机构是中央人民委员会下设国家政治保卫局;省、县设政治保卫分局;区设特派员。实行垂直领导,地方政府无权停止和改变国家政治保卫局的命令。政治安全保卫局在行政权力上,首先摆脱了各级政府的控制,同时,摆脱了法律上的公开监督与制约。

为什么中共政权会设立这样一个以司法名义出现的法外机构?

1931年中共成立的(中国)工农民主政权,是苏维埃红色政权,是国际共运组织的一部分,准确地说,接受苏联苏维埃的领导或指导,国家安全保卫局,也源自苏联。它在苏联的名字就是臭名昭著的“契卡”,它成立了于苏联十月革命之后(1917年12月),为了镇压所谓的反革命分子和间谍,甚至怠工者、投机商也是他们打击之列,他们不经公开审判就可以逮捕甚至处决一切反革命分子。

“国保”的扩张,在周永康时代达到巅峰状态,无论在打击迫害民间信仰组织与信仰者,还是在打击公民组织与公民维权,他们都采用了令人发指的手段,不仅超越法律,甚至是灭绝人伦的方式,2011年国内曾爆发茉莉花运动,这场和平的、象征性的公民街头运动,不仅使“国保”、公安如临大敌,更是挖地三尺,穷尽一切打击手段,草木皆兵:街上为母亲生日买花的女孩子被国保盘问,郊区种植茉莉花的花农不仅不允许上街卖花苗,一些苗圃也被废弃,网络上不允许有茉莉花的歌曲出现,不允许博客或微博中出现茉莉花字眼。

为了保护所谓的国家政治安全,或者以国家政治安全的上方宝剑,“国保”可以动用一切手段与方式,穷尽一切可能,来展示他们的超越法律的权力。我本人也是直接受害者:仅仅因为在微博上发表了关于敏感词的文字(将茉莉花谐音为抹泥花),以及思考革命与反革命罪行(茉莉花革命是一场革命,而反革命则是政治罪行,暗示,中共到底是喜欢革命,还是反革命),这样的擦边文字,也不允许,北京朝阳警方在国保的指使下,直接抓人,甚至抄走电脑,对家人与单位领导也进行问罪或问话。

后来看到徐友渔与华泽编著的《遭遇警察》一书,才知道,我是“国保”打击受害群体中,受伤害最轻微的,许多人因为转发关于茉莉花消息的文字而遭到长达半个月以上的刑拘,加之以暴力虐待与侮辱,现在流亡海外的作家与学者滕彪、余杰等,都蒙受非人的屈辱折磨。

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概念,国家政治安全形势危急,被“国保”一步步做大,做成党国领导人的一块心病,要治这块心病,就得动用巨资,就得更多的非法授权,就得加大对不稳定因素的打击、监控。于是,就有了坊间流传的活埋名单,有了新五类分子,一些政治见分子被列入所谓的“活埋名单”里,而新五类分子,则是指民运人士(包括六四受难者家属)、公共知识分子、宗教信仰者、维权或上访者、律师等,许多人因此被列入黑名单,被监控,敏感时间被旅游、被喝茶,被上岗,甚至被戴黑头套拘禁,相比茉莉花时期的不给一个说法,现在“进步”到安装一个口袋罪名:寻衅滋事罪。著名律师浦志强因为参加一个家庭纪念六四活动,居然被装进“寻衅滋事罪”的口袋里,至今没有放出来。

被国保以所谓政治安全或维稳的名义非法抓捕的人士,可以开列一个长长的名单,包括今年新近拘捕的著名维权律师周世锋,还有积极推进社会政治改良的教育家信力建。

会撤“国保”?

和平时代,“国保”仍然像战争年代那样,保留自己的阴暗身份,在几个方面,突破底线。其一是中共体制内的行政权限的底线:在中共体制下,一般警察要处置体制内的官员或学者教授,是要通过相关机构的协调,譬如北京一般的警察,是无权直接干预中央直属机关人员的言行,如果涉及到相关问题,要通过“组织协调”,但秘密国家警察特权就不同了,它可以直接拘审任何人,先拘后审,不经过任何法律与行政程序,这与国家安全部的特工享有一样的特权;

其二,在经济上,也不需要任何手续或收据,就可以直接报销开支,不什么国家维稳经费会超出军费,不仅是因为维稳人员与机构在增加,更重要的原因是“国保”类人员绑架了国家稳定,制造越来越不稳定的因素,虚拟更多的敌对势力,以谋取部门与个人巨大的利益;

其三,在法律上底线上的突破,罗列口袋罪,任意打击异见者、维权者,每一个政治犯良心犯后面,都有“国保”造恶的身影;其四是突破人伦底线,对自己拘审的异已者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并延伸到他们家人,像著名维权律师王宇的孩子在机场被截回,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一直被软禁,邪恶的古代诛连方式,正被国保死灰复燃。

“国保”正在以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名义,做大自己的权益空间,并制造人权灾难,给党国与习近平也带来不光彩,在国际社会蒙羞,那么,习近平会不会真的解散“国保”?

习近平当局解散国保的理由当然非常充分:

其一,从历史看,“国保”是革命战争时代的产物,当时的法律不健全,其非法存在现在难以深究,但在和平之时,特别是强调依法治国的时代,却仍然沿用臭名昭著的契卡、克格勃方式对付维权与异见人士,只会做大非法的体制内黑暗力量,最终可能会危害始作俑者或危及高层,引发社会不可测的冲突或政治危机。

第二,做大做滥“国保”,是周永康时代的非法政治遗产,这些国保力量鱼虫混杂,他们仍然信奉周永康法则,某种意义上,是周永康喂大了他们胃口,现在开始清理其财务或限制其非法权力,他们必然用自己的暗中特权,进行对抗,甚至通过加大迫害力度,来制造动乱。习近平不彻底废弃“国保”,遗患无穷。

第三,“国保”一方面与专业的国家安全部门争功夺利,另一方面在公安系统内,凌驾于其它警察,一般警察权力接受公开监督,受到制约,但“国保”却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可以借这些特权参与一些权贵利益集团打击对手,危害正常的法治社会秩序。

国际社会正在考量习近平依法治国的政治决心、意志,“国保”的设立,本身就是对法治社会的嘲讽,它意味着中国的仍然通过一个非法的警察组织,来制造政治犯,也即反革命罪,只要“国保”一日存在,习近平当局就要一日为其埋单、背黑锅,他们暗自制造的政治冤狱,在国际社会与国人眼中,都会记在习近平的账上,法西斯、克格勃、契卡的恶名,也会如影随形,让习近平蒙耻受辱。

【以上新闻取自其他网络媒体及论坛,并不代表加易网立场】

  • 标签:BBC
  • 分享到:
  • 本周热评
  • 本月热评
  •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