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明镜月刊:习近平和政治局,十九大核心游戏
纽约时报:德国财长称退出欧元区对希腊更好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来源:纽约时报 编辑:晨曦 日期:2015-07-19 阅读:

尽管德国对欧洲较贫穷国家施加的紧缩优先政策在很多地方遭到了强烈反对,但凭借娴熟运用的外交手段和该国的经济影响力,总理默克尔领导的政府一直扮演着欧洲大陆一体化的支持者角色。

但在很多欧洲人看来,本周谈判救助希腊的新协议的时候,德国的表现变得更加强硬、更加自私了;它要求雅典采取严苛的措施,而且在减免希腊沉重的债务方面,它反对提供任何坚定的承诺。而本周四,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的发言,进一步助长了这种看法,因为他暗示,希腊获得大幅债务减免的最佳途径,可能就是放弃欧元区成员国资格。

欧元在希腊危机中沦为博弈工具

朔伊布勒强调,他并没有推动希腊采取任何特别的措施,而且无论如何,他说的也只是从欧元区暂时退出。但是,鉴于德国立法者第二天就要决定是否继续协商雅典救助计划细节,他的这番言论是一个证据,显示了对于让希腊留在欧元区的代价,德国保守派的心里仍然非常矛盾,也显示出他们越来越觉得,在欧洲“形成日益紧密的联盟”这个目标也许该进行重新评估。

德国仍然有很多人认为,希腊留在欧元区对于欧盟的未来很重要。经过上周末困难重重的谈判,本周一早些时候,欧洲领导人同意了对希腊的救助计划。德国立法者将于本周五在柏林表决,预计他们将对该计划予以支持。

但就在法国等与德国合作紧密的国家都表示倾向于帮助希腊的时候,朔伊布勒提醒人们还存在另一个选项——本周他已经是第二次提出了这一点——令一些德国人感到不安,觉得财政部长的做法有损于德国在欧洲和世界上的声望。

一些人批评德国牵头的紧缩政策,呼吁抵制德国产品,并说默克尔和朔伊布勒无故侮辱了希腊及其总理齐普拉斯。上周末,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谈到德国的立场时说,“真是够了”。

与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成员会晤后,欧元集团(Eurogroup)主席、荷兰人耶霍恩·戴塞尔布卢姆(Jeroen Dijsselbloem)在柏林发言,批评了朔伊布勒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建议。“如果你在这样漫长而艰难的谈判后达成了协议,你就要支持它,”戴塞尔布卢姆说。“各方都是这样。”

但是在德国国内,也有人强烈支持对希腊持强硬态度,甚至希望希腊离开欧元区,省得削弱欧元未来蓬勃发展的机会。朔伊布勒在媒体采访中发表这番言论的数小时之前,希腊议会才勉强投通过了其欧洲债权人要求实施的第一批紧缩措施,以便获得洽谈新的救助计划的机会,这将是五年来的第三次救助。而且朔伊布勒这番言论出现的同时,一些希腊官员也说他赞成希腊退出欧元区。

“看起来他是在玩一个非常肮脏的游戏,”社会民主党议员约翰内斯·卡尔斯(Johannes Kahrs)谈到朔伊布勒时说。

朔伊布勒强调,没有人试图指示希腊应该如何行动,但他指出,要减免希腊逾3000亿欧元公共债务,这么庞大的金额,是不符合欧元区成员国资格的。

“我们没有说会这样实施,我们不能、不想、也没有人建议这么做,但是对希腊来说,这可能会是更好的出路,”本周四在德意志广播电台(Deutschlandfunk Radio)的采访中,当被问及让希腊暂时从欧元区离开时,朔伊布勒回答说。

他还质疑,希腊是否正在寻求的救助计划,是否足够让使该国的财政状况回到可管控的程度。

“目前没有人知道,如果不减免债务,它如何做到那一点。但每个人都知道,在欧元区内不可能减免债务,”朔伊布勒说。

他的立场似乎是基于欧洲的一些规则得出的,但其他国家乃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对这些规则的解读似乎都没有德国那么严格。IMF本周呼吁,在欧洲目前愿意考虑的减债幅度的基础上,为希腊更深入地减免债务。欧洲针对欧元区成员资格的规则,例如约束预算赤字的规则,经常有国家不遵守,甚至公然违反。

朔伊布勒对于紧缩和债务的强硬立场,不仅是他本人的态度,甚至不仅是德国的态度。许多东欧国家,以及一些保守的北欧国家,也赞同他的观点,认为希腊此前挥霍无度,只有施加最严格的条件才能提供进一步的救助。

但是,朔伊布勒比任何人都更能代表一种共识。这个共识多年来一直帮助塑造着欧洲的经济政策:财政陷入困境的国家要想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复苏,途径是削减开支、必要时提高税收,通过展示本国对审慎财政有多么笃定,重新赢得债券市场和投资者的信任——即使这一过程中会在经济领域带来深深的苦痛。支持者指出,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在实施紧缩计划后,都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反弹。批评人士则以希腊作为反例,指出该国仍然深陷经济困境。

自希腊债务危机2010年爆发以来,朔伊布勒一直是德国财政部长。外界熟知他态度强硬,也能承受压力,既有德意志式的尊重规则的风格,也有尼采式态度:“只要不能杀死我们,就会让我们更强大”。他在四届德国政府中担任过职务,从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幕僚长,到默克尔的内政部长和财政部长。1990年有人试图刺杀他,不过未能得逞,但之后朔伊布勒需要借轮椅代步。遭遇袭击后不到一年,他就又回归政坛。

默克尔排除了豁免希腊任何债务的可能性,但是愿意开展新的谈判,讨论延长还款期限或降低利率,从而降低希腊每年的还款负担。然而IMF,连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一些国家都在施压,要求德国引领欧洲,做出更大的努力去帮助希腊。

“我想,IMF明确地提出了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而美国也阐明可持续性的问题必须要加以解决,这对整个对话是有益的贡献。因为如果不着手采取某种形式的债务重组,这个问题还会再出现,”美国财政部一名高级官员周四表示。目前,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k Lew)正在欧洲穿梭访问。

不过,一些保守派德国议员在周五的表决前表示,他们对于希腊是否完全满足得到欧盟救援资金的条件,仍然持保留态度,更遑论债务减免。

今年2月在就上一宗救援计划的延期进行表决时,德国总理所属的保守派阵营中,持反对意见的议员人数超过了从前任何时间,他们对反对紧缩的希腊政府越来越缺乏耐心,有29人投了反对票。此外,在大约310名保守派议员中,还有另外109名表示他们持保留意见,只是在表决时投了赞成票。

朔伊布勒周四暗示,如果不做出一些债务减免,或许很难充分削减希腊的偿债负担。而他表示,只要希腊是单一货币联盟的成员国,债务减免就无法实行。

“较为困难的问题在于达到债务的可持续性,各方能否在不减免债务的前提下,就金额足够大的援助方案达成共识,”朔伊布勒说。“然后我们就又回到了欧元区内不允许减免债务的情况。”

一些分析人士称,德国财长谈到让希腊“暂时”退出欧元区,这是含蓄地想把希腊永远地赶出19个成员国的货币联盟。研究机构Re-Define的分析师索尼·卡普尔(Sony Kapoor)回忆道,朔伊布勒在2012年就曾表达过类似的想法。

“以暂时的口吻表达这种设想,用意是让它显得没那么沉重,而且更符合法律状况,”卡普尔说。“世间没有比‘临时离婚’更永恒的事情了。”

【以上新闻取自其他网络媒体及论坛,并不代表加易网立场】

  • 本周热评
  • 本月热评
  •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