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明镜月刊:习近平和政治局,十九大核心游戏
明镜月刊:习近平时代再度印证了民心难测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来源:明镜月刊 编辑:晨曦 日期:2015-07-15 阅读:

习近平究竟能否阻止经济危机的发生,某种程度上取决於他是否拥有驾驭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和其他势力利益的政治能力。在他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的会谈中,习 近平提到他父亲在市场导向改革方面的挫败。陆克文说道,“习近平為他父亲感到自豪是相当合乎情理的”,“他父亲有许多实质的成就,而且坦白说,為了致力奉 献这个党,於公於私他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本身更是怀抱热忱的经济改革者。”

从歷史上来看,中共从未意识到存在於政治镇压和经济改革之间 的矛盾。2005年,前总理温家宝在会见美国国会的代表团时,其中一位成员提到了某位因政治因素被革职的教授,并以此事询问温家宝理由。温家宝对这个提问 有些困惑,他说,这名教授是“小问题”,“我不认识你提到的这个人,但作為一国总理,我掛念的是13亿人口的发展。”

為了维持经济发展, 中国必须致力於提倡创新;然而,习近平在中国校园内强加的政治恐惧,压制的正是这个国家的未来所需的破坏性思维。在中国,有时政治是凌驾於理性计算之上 的。在花了许多年投资科学与技术领域后,中国研发投入占GDP的比例,终於在2014年时超越欧盟。儘管如此,当政府宣佈接受补助的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时, 前10项计划中却有7项都是以分析习近平的讲话為主(官方正式名称為“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再不就是探讨他的招牌口号:中国梦。

在习近平的时代,中国已不认為不时地对世界开放是重要且有效到不容搁置的地步。以法学教授贺卫方的观点来看,党目前意识到的一连串威胁,日后只会增加不会减 少。该教授表示,在网路时代来临之前,“实际上有很多人无法获知外界的资讯,所以在邓小平时代,党承受的起释出更多开放的空间。”但现在若网路完全未受 限,“我相信这会招来许多被领导阶层视為危险的麻烦。”

就像这个冬天与我见过面的许多人一样,贺卫方也担心党会以无法控制的风险為由,将 其可接受的适性范围进行限缩。我问他觉得10或15年后的中共会变成怎样,他说“我想,作為知识份子,我们都必须尽一切所能去促进党的和平转型,力促其成 為具欧洲意涵的‘左派政党’,也就是某种形式的社会民主政党。”他说,这麼做可使党员更尊重具法律和政治竞争意义的实质体制,其中也包含新闻自由和思想自 由。“若他们连这种基本的变革都无法接受,那麼我相信中国将会经歷另一场革命。”

就当今的中国来看,这般预测是如此地引人注目,但却又异 常显得平凡无奇。与我在星巴克咖啡碰面的歷史学家章立凡表示,以他的观点来看,“在许多太子党的朋友面前,我已经说过了,未来5或10年内,若共產党再不 进行充分的政治改革,就会完全错失机会。作為学者,我们一直都认為改革总比革命好,但在中国的歷史中,这样的循环总是不断重复。毛泽东说我们必须摆脱这个 循环,但我们现在却还在这裡面。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事。”

【以上新闻取自其他网络媒体及论坛,并不代表加易网立场】

  • 本周热评
  • 本月热评
  •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