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明镜月刊:习近平和政治局,十九大核心游戏
明镜月刊:老江还是不能回北京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来源:明镜月刊 编辑:晨曦 日期:2015-07-07 阅读:

告别乔石,老江只在外地送花圈,于是又引出种种议论。议论一多,难免不靠谱。白丁来说两点有事实依据的观察。

第一点,既然给了乔老爷崇高评价,为什么告别式除了6常委+胡锦涛,所有其它老常委和现任局委都遭屏蔽?据参加告别式的人说,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李瑞环……都去了,但官媒不予报道。被无视的感觉难道不会引起大佬们的不满和不安吗?子女家属不会觉得有损死者的哀荣吗?(即使送别者中混有“老虎”,报道可以剪裁,没有理由都抹掉。徐才厚、令计划公开露面后不也照样拿下吗?)以乔老爷的人缘和威望,即使习组长不希望大家都来八宝山聚首,也不便阻拦,那又何必那么不会做人呢?

京城的消息还说,李鹏是生病临时缺席的。老江呢,送的花圈就和别人不一样,上写“江泽民王冶坪敬挽”,多了一点私人色彩。而且据说除了送花圈,江在外地还给父母双亡的乔家子女打了电话。通常,长辈只和长辈通话,但人死为大嘛。江与乔毕竟还有上海地下党的那段情义。

补充一句,1989~1997,江乔共事期间,即使有分歧也不是权力斗争,上面还有老邓和陈云主事,权斗还轮不着他们。后来老邓亲口封了江核心,也是为不给世代交替中的权力斗争留下余地。乔石是识大体、顾大局、讲规矩、守本分的人,老江那时号称“开创新时代”也远比后来的胡、习开明。所以诸位:一是不要拿现在你死我活株连九族的党内斗争想象江乔之间的矛盾,那时的共产党还没有因数百亿的家族利益而四分五裂;二是坊间流传的乔石挺习斗江的传说,多是伪托,从江乔矛盾望文生义。其实乔石早已因病彻底退出江湖。乔的子女与习组长差不多大且认识,大儿子是英国剑桥的经济学博士。从他们的低调你也可以想见乔老爷的散淡。

其实本文真正想说的是第二点观察,老江冬天就在说回北京(白丁还写了篇《数九寒冬,老江为什么要回北京》),现在仍然回不去。说明党内斗争还在“胶着状态”。仔细一想,自习组长上台,老江可能就被放逐出了北京。2013年7月见基辛格,2014年5月见普京,都是在上海,以后几次露面,不是海南,就是扬州。看来习组长还没有实力彻底拿下江核心之前,只能以不许回北京来防止老江“干政”。老江在外地过着退休生活,有官员去看他,很扎眼,谁都不想惹这个麻烦。如果老江在北京这个权力迷宫,那人家要去看他,就控制不住了。所以,古代封建社会,分封在外地的诸侯王,也是不奉诏不让进京的,否则就是谋反。陈毅元帅当年被白军围在梅岭时写过两句诗:“此去泉台召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去泉台,可以,来北京?不行。

谁是“旧部”?那可多了去了,1997~2012提拔的官员,还没被拿下(3年拿下140多省部军级的大老虎,才哪到哪啊)、也没被习组长收编的,都可能是“旧部”。但我看这些“旧部”不是老江召去的,是被习组长的不得人心推过去的。“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像白丁在第一点观察中说的,非得要摆那副不可一世、君临天下、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的架势干吗?

别说经营一个党,就是经营一个红卫兵组织、知青集体户,都要有点手腕懂得笼络人心。咱们习组长太一根筋,径情直遂,认定“不反腐就要亡党亡国”,到底怎么个亡法,要具体地想。光靠吓唬,光靠“双规”,光靠什么“两个100年”的空洞愿景就能避免吗?中国老话说“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人家”,自己抓权,也得顾别人的感受。弄得你死我活,反而事倍功半。让8000万人跟着你,你一边收拾他们,一边要求他们和你一起保住党的执政地位、保住产生腐败的专制制度、反对颜色革命,他们能不敷衍你吗?结果弄得党心涣散,无人可用,什么事都推不动。这又进一步引起权力还不够大的错觉,想加大力度打虎,想弄出点国际冲突来进一步集中权力、集中资源。结果碰壁:秘审周永康,草草收场;南海人工岛,匆匆完工。这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国2个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带去400多人,想修复挽回“新型大国关系”,可美国国内气氛变了,人家已不接茬。

所以中共今天的问题不在老江。老江就是明天挂了,党和国家也还是这么一副四顾茫然的乱局。中共今天的问题也不在习组长缺乏权力,而在他不知道怎么用这个权力做对的事,并以此鼓舞全党全国。整天陷于不伦不类的“造势”中 , 陷于对颜色革命的焦虑中,权力就会流失。胡锦涛当年缺少权威,“九龙治水”,至少还有人做事。今天呢,不说别人,习组长天天带在身边的三代帝师王沪宁都不给他出主意,不知是嫌“肉食者鄙”,还是面对强势红二代,不愿交浅言深。

有时我也想不通,习组长30多年来仕途顺利,家庭幸福,肩不晃膀不摇,没流血没流汗,60岁就脱颖而出登顶,洪福齐天,艳福齐天(大领导娶女演员的,中国就是毛和习,外国就是萨科齐),为什么心中还有那么多负面情绪?你看他,反美、反日、反西方,反台独、反港独、反藏独、反疆独,反贪官,反违纪,反公知,反访民,反维权律师,反意见领袖(节目主持人),反普世价值,还反抽大烟……什么东西他不反呢,产生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源:专制制度。什么都反,像个红卫兵,忙得毫无政治智慧,最后,把自己大党大国领袖降了格,沦为操作层面警察与五毛的头。3年来他唯一正面肯定的只有一个人:准人渣周小平……

不断有人想探讨习组长“打虎”到底还打不打了?什么时候和江曾摊牌呀?我想提醒诸位,习组长坐在这个位子上不是来满足你们的期望的。他心中有两个心结:一是颜色革命,二是反贪抓权。反颜色革命就是防止老百姓造反,他还得靠我党我军。可我党我军已经腐败不堪,不收拾他们,将来不知道他们听谁的,站在哪头。可收拾得太狠了,大家一起消极起来,没人干事了,老百姓那头又按下葫芦起了瓢。这是习组长纠结的地方。

前一阵中共出了篇文章《讲政治 顾大局》,牛泪特地点明“讲政治”的始作俑者是江泽民,何岸泉还杜撰了一个曾庆红给习组长上课的故事。但有一个细节,大家居然都没注意到:为什么这么重要的风向标式的的文章,会登在中纪委的网站上?王岐山开始转弯子、顾大局啦?他一边说“自己给自己开刀很难”,一边顺着习说法制还得党领导,同时又在中纪委网站上发文“不做党内公检法”,从运动式反贪回归法制回归纠风查纪。除了他,现任局委常委,几乎没人附和反腐肃贪和意识形态造势,习组长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我们只管抓革命促生产,把习晾在那了。

所以,打虎下山还是打虎上山,一是看习组长还有没有进一步抓权树威的余地;二是看在这个腐败的党中还能不能组织起力量;三是看国内民众、境外势力发动颜色革命这件事习组长怎么判断(尤其是经济下行,股市崩盘的形势下)。

眼下习组长的重心放在哪呢?法制。这在习氏字典中就是收拾老百姓。你看准备出台的“新国安法”,周永康、徐才厚不会犯“煽颠罪”吧。“新国安法”这件事,主管人大立法的张德江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18届领导集体与胡温那届比,在走向另一极端:大家看习组长演独角戏,越演越不得人心。

在这种形势下,老江不仅回不了北京,我猜,北戴河会议大概也不会请他,9.3大阅兵也不会让他上天安门。如果中共高层出现变局,要给习组长开“民主生活会”,也只有老江能召集。从这一点想,习组长这头,不管反贪还反得动反不动,这面旗子不能倒。

【以上新闻取自其他网络媒体及论坛,并不代表加易网立场】

  • 本周热评
  • 本月热评
  •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 加拿大加易中文网